舊版網站入口

站內搜索

外語學習中的母語遷移

蔡金亭2020年01月08日14:47來源:中國社會科學報

無論學習何種外語,我們的母語無時無刻不在影響外語學習;而且,當外語學到一定程度后,反過來也會對我們的母語使用產生一定的影響,母語與外語這種互相影響的現象,稱為語言遷移(或跨語言影響)。語言遷移是有方向的,母語對外語的影響稱為母語遷移(或正向遷移),外語對母語的影響稱為反向遷移。其中,母語遷移在外語學習中經常出現,引起人們的普遍注意。母語遷移有時對外語學習有幫助,稱為正遷移;有時有干擾,稱為負遷移。在外語學習與使用中,當正遷移發生時,交流順暢進行,因此人們往往對此習焉不察。但當負遷移發生時,往往會導致外語表達錯誤,影響交際,因此受到學者、教師和學生的特別關注。

母語遷移在外語學習的語音、詞匯、語法、語義、語用、語篇等層面都會出現。例如,日本人說英語帶有濃重的“日本腔”,這是因為日語的發音習慣對英語發音造成了負面影響。例如,因為日語中缺少[r]這個音素,日本人在說rose這個單詞時,往往會讀成[l■uz]。又如,每當旅游旺季,景點“人山人海”,形容這種情景的中式英語“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”,這是把漢語表達直譯為英語時出現的詞匯遷移和語義遷移。語法遷移最典型的表現是中國學生在使用英語一般過去時的時候,一不注意就會漏掉過去時的“-ed”標記,這是由慣常使用的漢語動詞缺少形態標記引起的。就語篇來說,漢語組織段落中經常先分述,最后總結。為幫助我國學生在英語寫作中改掉這種習慣,教師需要先講清英語喜歡用主題句加支撐句的組段方式,再輔以大量練習,才能掌握英文的寫作特點。

動態變化

語言遷移的基礎雖然是母語與外語之間的客觀異同,但直接導致語言遷移發生的,卻是學習者對母語與外語的主觀心理表征。在雙語心理表征形成過程中,學習者個體差異和外語水平都會影響語言遷移發生與否、遷移量以及方向。

對外語水平與母語遷移變化的關系問題,大部分人認為,剛開始學外語時母語遷移最多,隨著外語水平的提高,母語遷移逐漸減少。也有人認為,外語水平較低時,能表達的內容有限;水平越高,能表達的內容越多,母語遷移發生的可能性就越大。

要真正回答這個問題,首先需要解決母語遷移的判斷方法問題。筆者提出了“判斷母語遷移的比較歸納方法框架”。這一方法通過長達兩年的歷時跟蹤研究,系統考察了中國學生在使用英語動名搭配、形名搭配、定語從句、關聯詞等八個方面的母語遷移。我們發現,學生個人之間在正遷移和負遷移的發生量上存在較大個體變異;從組群表現來看,隨著他們總體外語水平的進步,正、負遷移的量都是非線性變化的。

心理機制

母語遷移發生與否固然與學生的母語與外語之間的客觀異同有關,但并不是兩種語言的相同之處就會出現正遷移,不同之處就會出現負遷移。實際情況往往復雜得多,有時候母語與外語之間在某一方面明明很相似,但學生卻對此視而不見,無法利用兩種語言之間的相似性來幫助自己的外語學習;有時候兩種語言之間存在明顯差異,但學生卻沒有注意到,想當然地認為它們是相似的,不當的“借鑒”導致了錯誤的發生,是負遷移的結果。那么,我們在用外語表達思想時,發生母語遷移的心理機制到底是怎樣的呢?筆者研究提出“外語產出中母語遷移發生的心理語言學模型”,主要由主機制、知識儲備和執行控制系統三部分組成。對應外語學習的初、中、高階段,這一模型也分為三個階段,它們在基本構成和運用程序上是相同的,區別主要在雙語詞匯表征及通達上。

發生母語遷移的物質基礎是母語與二語的概念、詞匯、語法表征存在異同。母語遷移發生的必要條件是在二語產出過程中,與母語相關的概念、詞匯、語法表征等被激活,能否在二語產出中真正出現母語遷移,則取決于執行控制系統的工作情況。主要分為兩種情況:(1)當被激活的母語相關概念、詞匯、語法等表征與二語一致時,如果監控系統運行正常,允許其繼續,就會出現正遷移;如果監控系統錯誤地把它們之間的一致之處判斷為不一致,不允許母語的特征復制到二語中去,正遷移就不會在二語產出中出現。(2)當被激活的母語相關概念、詞匯、語法表征等與二語不一致時,如果監控系統運行正常,及時發現,抑制系統就開始工作。如果抑制系統能夠壓制住母語的干擾,母語負遷移就不會在二語產出中表現出來;如果抑制系統能力不強,不能壓制母語的干擾,母語負遷移就會在二語產出中表現出來。如果監控系統不夠敏感,沒有發現母語和二語表征中的差異,允許母語表征復制到二語中去,母語負遷移也會在二語產出中表現出來。

應對策略

既然母語遷移是一種客觀存在,應該如何正確地對待?首先,要增加對母語遷移的了解。教師要在熟練掌握母語和外語的同時,有意識地對它們進行對比分析;要了解母語遷移,特別是負遷移的表現以及影響因素。此后,教師可以用通俗的語言把這些知識介紹給學生。其次,要有效地利用正遷移,克服負遷移。教師要幫助學生認識到母語和外語在詞匯、語法等方面存在的相似性,利用母語知識幫助學生學習外語。對于可能引起負遷移的方面,要加大外語輸入與互動的質與量,還可以借助認知語言學探究外語表達的具體認知動因,利用語料庫幫助學生了解相似外語表達的細微區別。

新時代的語言遷移研究方興未艾,大有可為。其中許多研究內容與共建“一帶一路”有密切聯系:第一,語言遷移與文化交流的關系。語言與文化密不可分,我們在學習、使用其他國家的語言與其交往的同時,也要了解對方的文化。但兩種語言與文化的異同如何交互影響,值得探討。第二,外語學習對年輕人思想的影響。外語學習的目的是為我所用,提高交流效率,學習他國先進的科技與文化;但同時要抵制外語所承載信息的負面影響。我國大學生經過多年的外語學習,他們的知識表征系統與只會母語的單語者有什么區別,外語學習對年輕人的思維有哪些影響,需要認真調查。第三,多外語學習的語言遷移研究亟待加強。為主動服務共建“一帶一路”,北京大學、清華大學等20所高校的大學外語教學正在進行第二、第三外語教學試點。為提高多外語教學效率,必須盡快厘清多外語學習中語言遷移的表現、影響因素和心理機制,提出針對性的教學策略,主動發力,讓外語教學更好地服務于共建“一帶一路”,服務于國家建設。

(作者系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“中國大學生英語產出中的母語遷移歷時研究”負責人、上海財經大學教授)

(責編:孫爽、艾雯)
沪市和深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