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版網站入口

站內搜索

詞義球結構理論

邱慶山2020年01月08日14:45來源:中國社會科學報

詞義球結構理論深度描寫并闡釋了詞義蘊涵的認知特性和句法信息,是對詞義本質(什么是詞義)的結構化、模型化觀照,具備模式識別簡單易學、高效易用的特點,有助于提升以詞義的生成接受能力為基礎的語言能力。

詞義球結構理論模型

詞義球結構理論堅持認知組合性詞義觀,認為詞義結構是由三元要素“對象義、屬性義、屬性值義”構成的球形結構。

據圖1可知,“饅頭”的詞義球結構是:對象指示義(一個)+屬性蘊涵義(顏色、產地、味道……(很多))+屬性值蘊涵義(白、黃……(顏色的值很多))、(北京、武漢……(產地的值很多)……(很多))。“顏色”的詞義球結構是:屬性指示義(一個)+屬性值蘊涵義(白、黃……(很多))+對象蘊涵義(饅頭、椅子……(很多))。“白”的詞義球結構是:屬性值指示義(一個)+屬性蘊涵義(顏色)+對象蘊涵義(饅頭、椅子……(很多))。認知組合性詞義觀認為,詞義既可以認知獲取也可以組合獲取,具有認知和組合雙重特性。認知既依靠組合也指導組合。認知性組合是詞義生成的根本方式,句法性組合是詞義使用的最直觀形式。詞義結構是個具有顯隱性特征的三層復合結構。第一層是由“對象、屬性、屬性值”三要素構成的隱性認知結構。第二層是由“對象義、屬性義、屬性值義”三要素構成的隱性語義結構。第三層是由“對象詞、屬性詞、屬性值詞”構成的顯性句法結構。該詞義觀的基本內涵可簡述為:三個結構、三組要素、兩種狀態。詞義球結構理論以隱性狀態的認知結構為基礎,以顯性狀態的句法結構為抓手,旨在深度描寫詞的隱性狀態的語義結構。句法組合需要的三類詞都可以二分,對象詞二分為對象指示義的詞(如“吃、饅頭”)和對象蘊涵義的詞(如“顏色、美麗”);屬性詞二分為屬性指示義的詞(如“顏色、價格”)和屬性蘊涵義的詞(如“饅頭、吃、美麗”);屬性值詞二分為屬性值指示義的詞(如“美麗、三斤”)和屬性值蘊涵義的詞(如“顏色、饅頭、吃”)。對象指示義的詞是指動詞和普通事物名詞,又稱獨立型對象詞;屬性指示義和屬性值指示義的詞是指依附于獨立型對象詞的詞,又稱依附型對象詞。每個詞只有一個指示義(圖1中用實心圓點表示),必有兩個蘊涵義,而且每個蘊涵義又有很多個具體的語義賦值。

投射性同構關系

詞義是人類認知成果的基礎性體現,人類的認知實踐只有取得一定的成果才算有效,而承載體現這些認知成果的基礎性語言單位就是詞義。例如“面粉發酵后蒸成的上圓下平中間沒有餡兒的食品”是一個認知對象,認知它需要從不同的屬性(認知角度)出發,并獲得與屬性相匹配的值(認知結果)。屬性(“顏色、味道”等)和屬性值(“白、黃、甜”等)獲得得越多,越能全面深刻地認知這個對象。認知實踐需要的三要素“對象+屬性+屬性值”同構成了認知結構,當把認知結構中的對象用“饅頭”來標記時,認知結構就投射到了“饅頭”的詞義上,就形成了與認知結構同構的詞義結構。認知對象確定后,仍然存在很多不確定性的因素阻礙認知深入,這就需要消除這些因素,以便獲得有關這個對象的更多信息。消除的方法就是給這個認知對象尋找屬性、給屬性匹配相關的屬性值。總之,詞義是認知成果的載體,而信息也是認知成果,因此詞義也是信息的載體。認知是詞義信息生成的母體,是詞義信息生成與接受的源動力。認知結構一定會向詞義和信息結構投射,使得詞義、認知、信息三者具有相同的結構:對象義+屬性義+屬性值義。這個結構簡單易學、高效易用,具有模式識別的特征。

最精密的語法

詞義球結構要素的具體語義賦值導致詞義球結構的擴展,擴展導致句子結構的生成。詞義球結構是句子結構生成的“DNA、基因、藍圖”,它以自身結構要素的語義賦值擴展發出建構句子的指令。詞義球結構理論彰顯詞義是最精密的語法。因為詞義球結構具有極大的句法組合活力和句法生成能力,結構要素的語義賦值擴展體現著句子生成的機制,結構要素的蘊涵義層深刻地影響著句法,是解決句法—語義界面問題的新方法和新理念。

詞義球結構依靠組合和聚合來運轉。詞義球結構要素之間是一種依存組合關系,一個要素必須跟其他要素匹配組合才有價值,才能生成語義信息。比如“饅頭顏色”和“饅頭顏色白”相比,后者的語義信息更豐富準確,因為在后者的句法組合結構中,“饅頭”的三個詞義要素都出現了,三要素之間有更多的組合行為和組合關系,也就有更多的語義組合計算,這保證了詞義信息能夠準確生成。同時,詞義球結構要素各自的語義賦值自動聚合,形成聚合群,充分保障了詞義運用的源動力和靈活性。比如“饅頭”的屬性義就有“價格、產地、原料、甜度、溫度、味道、作用”等眾多的語義賦值,這些屬性義值都自然地聚合在一起,形成“饅頭”的屬性義聚合群。“饅頭”的屬性值義也同樣由很多的語義賦值形成聚合群。

一種模式識別

模式識別是人類的一種基本認知能力,是人類智能的重要組成部分,在人類認知活動中具有重要作用。每個人都會在不經意間輕而易舉地完成模式識別的過程。詞義球結構理論模型可以看作詞義的一種模式識別,有助于解答語言知識的柏拉圖問題。

宏觀上,詞義球結構是一個簡單易學、高效易用的認知模式。我們知道,有限時間內的個體人不可能掌握一個詞的全部意義,因為詞義是開放發展的范疇,但是一個人可以很快掌握識別詞義的認知模式,然后通過該模式來認知推演并高效地獲取詞義(最精密的語法),最終掌握一門語言。微觀上,詞義球結構作為詞義的認知模式,需要對詞義三要素進行具體而微的語義賦值才能發揮其作用。詞義三要素的語義賦值豐富多樣,這既體現了詞義的開放性,也體現了詞義在語言系統中的基礎性核心地位。詞義球結構要素的語義賦值能力以及不同要素間的匹配組合能力,體現一個人的語言能力。詞義球結構的微觀與宏觀是詞義“變”與“不變”的辯證統一。微觀層面的“變”是指詞義球結構要素語義賦值的多樣性和不定性。宏觀層面的“不變”是指詞義球結構作為認知模式識別的框架穩固性。

得名的理據

詞義結構命名為球形結構的理據有:第一,單個的詞、沙子、原子和球體等在外表上很相似,都是孤立封閉的,詞匯也像一盤散沙。用球形來描繪詞義結構,旨在追求詞與這些物質體的“形似”。正因為詞與這些物質體都具有“形散”特征,所以才能自由搬運、隨意調遣,才能聚沙成塔、組合成型,最終形成不同的物體、分子和句子。第二,沙能成塔、原子能組成分子、球能成型都有精密獨特的機理,用球形來描繪詞義結構,旨在說明詞義結構也有精密獨特的內在機理,追求詞與沙子、原子和球體在內涵上的“神似”。第三,用球形來描繪詞義結構,旨在通過物理學原理深化詞義球結構理論。因為當兩物體積相同時,球的表面積最小但張力最大。這可以說明詞義是獨立運用的最小語義單位,詞義球結構外表緊湊、堅實、靈動、表面張力大。當兩物表面積相同時,球的體積最大。這可以說明詞義球結構內涵豐富、體量巨大、擴展能力強、功能強大。第四,詞義球和雞蛋很像,都蘊藏著生命力。雞蛋由“蛋殼、蛋清、蛋黃”三部分組成,彼此之間有依存關系,詞義球也由“對象義、屬性義、屬性值義”三要素構成,彼此之間也有依存關系;雞蛋遇到合適的溫度就能孵出小雞來,詞義球結構三要素遇到合適的語義賦值也能生出句子來。

(作者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“基于句法—語義界面的現代漢語詞義研究”負責人、湖北大學副教授)

(責編:孫爽、艾雯)
沪市和深市